辞.

高举黑花伞修大旗
十八流写手
约字!白菜价!
qq:2217849353
坐标无锡


#写了存了很久的一句话#
上一次小花说带我去看看他小时候跟着二爷爷学戏练功时待的地方,我也挺好奇,但一直到他前几天处理完了解家的事儿,我才终于有机会去参观一下。
我跟着秀秀走了很长一段路,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屋子。
屋子是木头的,离市区远得很,也挺安静。屋子有些旧了,有的地方木头上已经出现了裂缝。但还是看得出来当时的精心布置。
推开吱呀作响的门,里面的布置让我眼前一亮,整个屋子几乎是一尘不染,而平时这里是没有人住的,可以看出小花对这件屋子的重视。
我到几个房间转了一圈,结果在走进卧室的时候看见了黑瞎子。
我倒也不是太惊讶,前段时间小花给我坦白他们的关系的时候我真是被惊到了,虽然雷城一行我也看出来他们关系不一般,但是当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记得当时还在雨村,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黑瞎子烧糊的饭和他俩满目的狗粮的摧残中度过了。
胖子一直在调侃他们,这倒是很正常。令我再一次受到惊吓的是闷油瓶:我看着黑瞎子和小花秀恩爱的时候,闷油瓶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还真有点瘆得慌。
扯远了扯远了,秀秀好像看见黑瞎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年欠房租的下场。我就觉得照我现在这个穷法,要不是看在青梅竹马的份上,秀秀和小花肯定对我也是这个态度。
当然了这也有可能是黑瞎子把小花骗去了的原因。
秀秀带我到了说是以前小花的房间,我转了一圈,也就是平平常常的一间屋子,岁月也早就让它有些陈旧了。
我绕到窗前,才发现这间屋子最大的亮点在这里:窗子外面是两颗银杏,在这个时间还是光秃秃的,但是想来再过一段时间,一定是片挺不错的景色。
秀秀看我站在窗户前面也挺无聊的,就走过来跟我聊起来。
小花说是还有一点儿事没处理完,还要一会儿才过来,再加上我和秀秀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于是聊着聊着,还是聊到了小花身上。
对于当年的那些九门内乱,我在这些年里也了解了不少,但是更多的还是关于上一辈的恩怨。解家在小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很难想象后来小花到底做了多少才把解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的童年我的确是很难想象的,所有我经历过的事,他应该也经历过,我没有经历过的事,他很可能也都参与过。
当年二月红去世之后,他几乎就是孤零零一个人,用仍然稚嫩的手段和解家七零八落的势力周旋着,然后渐渐成长成现在这个八面玲珑的小九爷。
其间的艰难很难想象,他的童年就停留在了二月红去世的那一天,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人会喊他“花伢子”,没有人会再教他戏台上的一颦一笑,剩下的一切,都要他自己一个人去承担了。
我对小花小时候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个像是招牌画上走下来的小姑娘的形象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当年那个小姑娘已经成了四九城里呼风唤雨的解当家了。
在那一段时间里,大概他是很孤独的吧,几乎没有人能理解他,更是不会有人能和他并肩而行。
当初他在四姑娘山山顶说过的那些话,我在后来的几年里是感受颇深,也算是见识到了当时小花面对的局面。
所以在这么多人里面,除了闷油瓶,我最佩服的还是小花。
我也不知道黑瞎子和小花都经历了什么才能打破彼此的心墙,走到现在这一步。
结果刚想感慨一下的时候,小花就推门走了进来,走到窗前跟我并排。他问我道:“ 怎么样,这儿风景还不错吧?”
我连忙巴结债主:“那是,小九爷品味那是杠杠的。”
也许是听到了刚刚我和秀秀的谈话,他也就顺着那个话题继续讲下去:“二爷爷还在的时候,我每天练完戏回来就盯着这两棵树发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在发呆的这么一段时间里还能思考很多事情。后来二爷爷也走了,但我还是更喜欢住这间屋子,看看那两棵银杏,感觉就像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不用说话,也能给对方陪伴。”
说到这儿,他停了下来:“不说了不说了,每次说这些总让人感觉怪矫情的。反正都过去了,还不如想想以后日子怎么过。”
我在吃饭前一直看着那两棵暂时还是光秃秃的银杏,还是不太能理解当时小花的心境,或许是在雨村养了几年老,再几年前的那种心情找不回来了。
于是吃饭的时候我就问小花:“你那时候天天看着那两棵银杏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黑瞎子:“真不愧是师徒俩,问出来的问题都一样。”
我就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黑瞎子,用我那千变万化的眼神表达出了询问的意思。
结果当然是被忽悠过去了。
吃完了饭,我和黑瞎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时候,他倒是主动提起这茬来了:“我以前问过他类似的问题,你猜他怎么说?”我心说我怎么知道他怎么说,就算能猜到也不该是我,不应该你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
腹诽归腹诽,我在这难得正经一点的师傅面前还是乖乖的摇了摇头。
我们俩算是老烟枪了,最近被闷油瓶和小花分别没收了所有的烟,有时候还真是挺不爽的。黑瞎子闲下来的那只手也安分不了,和我一样拔着院子里地上的狗尾巴草。
他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说:“他嘛,他说啊‘我就看着树上的叶子一片片长出来,再一片片落下去。’ ”
——————————————————

感觉自己越来越草率
有这~~~~~~么草率


对了上次考完试立flag说如果上九十我清明节放假日更20000+
然后

当然我是做不到的
会码字过劳死




摸个鱼
丑陋到爆炸了
我真的找不到背景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云梦没有这玩意儿
然后不要脸的问
有没有人跟我约字!真的无偿!

完了完了顺懂太好磕了
我是不是有点毁气氛
————————————————————
罗星:顾顺我问你个问题。
顾顺:诶?
罗星:你跟我站一起几条腿啊?
顾顺:不是四条吗?
罗星:不对,是六条。
顾顺:为啥?
罗星:猪不都四条腿吗?
顾顺:你再说一遍谁是猪?
罗星:那你拱我白菜干嘛?
顾顺:......
李懂:???
————————————————————
大概是我像个傻子一样的脑洞
其实我想到几条腿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想到星哥也许再也站不起来了
突然泪目\
————————————————————
沉迷老父亲情结

予邪书_2018:

大家快来!!!记得转载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3月3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3月5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为吴邪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305吴邪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5日的庆生开屏哦!

关于一段时间以前
摸的一个章子
最近重刷贺岁篇真的很心疼花儿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