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关于初见


“你越来越八卦了。”解雨臣叹了口气。午后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让一切都有了暖意。他开始回忆起,十一年前的那个午后,黑瞎子走进他们大院时候的情景。
——《沙海》

黑瞎子和解雨臣对上第一眼,就互相看不顺眼起来。一个觉得另一个太少年老成了,白白浪费大好青春;一个觉得另一个吊儿郎当,没个正形。

黑瞎子吃着霍仙姑的点心,夸了几句,然后就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讲着。解雨臣在一边默默听着,觉得这人真正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像道上所说有点真功夫,够得上处理九门这些个事儿。

到了调查的时候解雨臣才发现,这个人的推理分析能力很拔群,一点线索便能讲的头头是道,饶是自小以聪敏自居的自己也差了不少。这样的分析能力和面对整个现场时云淡风轻的从容不迫,他能看出是透过时间沉淀下来的。

往后的时间里他慢慢听说了很多关于黑瞎子的事,眼前这个人据说是满清贵族后裔,小时候过着非常优越的生活,但后来家族渐渐衰落,有着漫长到不可思议的生命,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大概也是一点一点走过这个从不对人友好的世界,一点一点改变了他小时候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一点一点磨平了他本来略有些毛躁的脾性,才慢慢堆砌起了现如今这样看起来漫不经心却一切尽在掌握的强大。

后来他也听到了黑瞎子本人的讲述,从他嘴巴里出来的故事听着就百般波折,解雨臣在一边听的心惊,但叙述者本人却是略带笑意地躺在阳光下边吃葡萄向解雨臣娓娓道来,似乎他只是个旁观者而非这个故事的主角。

不过这是后话了。

虽然漫长的时间一遍遍冲刷,但有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抹不掉的,比如他骨子里的骄傲。解雨臣一见面就能感受到,黑瞎子虽然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明显,却不自知地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不过这也容易理解,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拥有和他一样高的天赋,一样广的阅历或是一样漫长的人生呢。

能和他并肩的人会不会有呢,解雨臣远远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想道。
他当时想,总有一天,我会一步步走到和他相平的那一个世界,告诉他,你看,这也没什么了不起,这个世界还可以留下别人。
总有一天。

黑瞎子当时看着这个解家的少当家,觉得九门实在是没落的厉害,当年的老九门确实是盛极一时,花前月下的风流,征战沙场的荣光,也许还有些勾心斗角,每一样都属于九门。到了这一代,却轮到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来接管解家大权。

尽管看着解雨臣的举手投足间确实有其从容自在,但这个年纪的少年实在不该在这个名利场上来回周旋,黑瞎子心里暗叹,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大概还在德国修他的双博士学位,样样出类拔萃,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曾做过许许多多的荒唐事,但却从来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这才是少年人独享的特权。

不过这个少年长得过分好看了,他往人群里一站也是会闪闪发光的类型,自身修养又十分到位,从一些小动作来看心思也细的很,且聪明至极,这样的人,在时光的磨砺过后一定是要攀上顶峰的。

解雨臣从一边用审视的目光端详着黑瞎子的时候,一点露出头的傲气从他那双水波流转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终于让黑瞎子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个少年人应有的样子,这股傲气他是熟悉的,一个如此优秀的人,本就应该拥有这样的傲气。他想,只是这少年太过聪明,知道九门现在的环境和解家现在的时局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傲气存在于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当家身上,他才小心翼翼地把他的骄傲藏了起来。

霍仙姑跟黑瞎子说了几句,这才开始介绍周围站着的九门众人,黑瞎子起先也只是坐着,带着他标志性的笑容点头示意,那时他在道上还没这么有名气,颇有些人对他这样的架子感到不满,后来那些听闻他的眼疾恶化而来寻仇的人里也有不少是为此结下的粱子,那时解雨臣看看躺在院子里分外惬意的黑瞎子,又想想十几年前的事,还是忍不住觉得好笑。

解雨臣当时站在一群九门树大根深的前辈中间,自然是到了最后几个才被介绍到,这时黑瞎子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站起身来离了座位,向站在偏角落里的解雨臣伸出手。”解雨臣心里觉得诧异,但表面上却不表现出来,面不改色地握上了他的手:“解雨臣,还请黑爷多指教。”

十一年后,解雨臣看见吴邪递过来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还是着十一年前的样子,在这个和当时一样暖融融的午后,解雨臣看着照片,便笑了出来。



➡️依然瞎写
➡️写着写着时间轴就混乱辽

评论(6)
热度(100)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