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FREEDOM

罗哥生日快乐!新的一年该继续操心(


推个bgm:Freedom




他们虽然身处寒冷的冰雪之国,却比其他人都更向往光明和炽热。

 

 

 

00

战国站在废墟旁对他说:不要总是硬给别人给予你的爱加上理由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十分想要告诉对方,他根本不用这样来告诉自己。

 

因为他已经——

 

01

路飞坐在桑尼号的船头,对他说,“在这片不可思议的海上,最重要的事就是自由地活下去吧!”

 

他想起十三年前有人对他说过的话。对他说,你已经自由了。明明脸上还有仍未干涸的血迹,却还是做出鬼脸对他说,我爱你哟。

 

那时候他还没经历过后来的一切,还不知道爱这样热烈而真挚的感情原来不需要理由。在接下去的十三年里,他的生活重心全部放在了复仇上。走遍艰难险阻,从世界里杀出一条路。

 

他精心考虑着作战计划,最后找到了新时代里的传奇——草帽小子。他在冰雪纷飞的悬崖上向他提出结盟,而对方出乎意料地一口答应。

 

接下来的事情便越来越超出预期。路飞干的每一件事都在搅乱他的计划,但也确确实实让情况走向了他最想要的结局。

 

在前往德雷斯罗萨的路上,路飞坐在船头对他说,在这片不可思议的海上,最重要的事就是自由地活下去。对此他只是置之一笑,并没有做出回答。

 

因为他见过两年前顶上之争过后的那个路飞,见过最悲伤最脆弱的那个他。但两年后的重逢再次让他吃惊。路飞还是那个路飞,和当初第一次在香波地群岛上见到他时一样阳光,一样充满蓬勃的生气。他依然对帮助过他的人心怀感激,依然矢志不渝地追逐着他的梦想,他身边是时隔两年而越发强大的伙伴,如果不是他胸前显眼的伤疤,罗几乎快要以为两年前所见都不是真的。

 

那之后他们又干了什么呢。狠狠打了一架,拆了岛上的工厂,隔着茫茫大海向多弗朗明哥宣了战。

 

这真是不可思议。

 

在见到草帽小子之前还是胜率只有百分之几的计划就这么在他胡闹的过程里展开了。他想,接下来就看看他还能不能创造奇迹了。

 

02

“只要你自由地活下去就好了。”柯拉松似乎还真的说过类似的话。很久以前他以为重要的是活下去,于是他四处辗转,颠沛流离,只为找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在那之后他又觉得重要的或许是自由,于是他踏上了这条海上的路,拥有了一群伙伴。但自由这样的东西总是显得遥遥无期,他心头还有未散的愤怒,还有久久不能忘却的复仇。他以为海上的险途磨去了他少年一时的莽撞冲动、不计后果,却没想到打败多弗朗明哥的愿望并没有一点减弱的迹象。他想,要得到自由,他得先卸下心里的那副担子。于是他再次开始一个人深入虎穴,以身犯险,用了两年时间和无尽的耐心把一百颗海贼的心脏送到海军总部,换来了一个七武海的位置,以此来实现他的计划,和十六年前的那种绝望的怒火不同,柯拉松花了三年的时间拎着他走遍了五湖四海的医院,旅途中他收获的久违的爱与感动把他从黑暗的世界里解放出来,让他能够看清光明所在,看清世上的善恶,看清自己的爱恨。

 

 

03

赶在抵达德雷斯罗萨的前一天,他们终于在暂作停留的小岛上共度了一次日出的时光。对于草帽海贼团来说,那实在是过于安静的一个清晨。当然,安静的原因并不是船员们主观上想要安静,而是这座小岛似乎天然带着大幅度削减音量的效果。即使是路飞追着山治要晚饭的场面,其本应有的背景音也被降成了耳语的响度。在这样扯着嗓子闹腾了一夜之后,各船员都不约而同地开始呵护自己的声带。

 

终于消停了。红心海贼团船长如是想到。他被迫对坚持向他远程提问的同盟船长嘶吼了几个小时,现在正感到身心俱疲。他自暴自弃似地长叹一口气,移到一棵树下开始实行他的战前补觉计划。

 

这座岛的正中是一大片苍郁的森林,当地特有的植物散着奇异的香气,在听觉减弱大半的情况下更显突出。更让人心旷神怡的是先前吵闹时并未留神,这会儿安静下来之后却能听见的林子深处传出的非常轻微的鸟鸣。

 

等一下。在花了几秒反应鸟鸣意味着日出即将来临这个即使在伟大航路也能在大部分时间适用的常识之后,特拉法尔加·罗在结盟以来第六百七十九次露出想生吞同盟船长的表情。

 

该死。

 

他在心里骂了几句,然后展现出长期受训的素质,极速切换表情,做好自己高冷形象的维护工作。

 

太阳升起还要时间,睡一分钟是一分钟。这是呆在桑尼号上必备的觉悟。他往旁边移了一移,避开刺眼的阳光,准备闭上眼睛四大皆空。

 

但意外总是层出不穷。一阵轻风吹过,除了带来清香,还带来了对罗的肩膀的一次暴击——路飞正站在海岸上,利用后天优势远程呼叫他亲爱的同盟。罗几近绝望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了又一个意外。

 

清晨的阳光是淡淡的金色,温柔地落在大海上。海岸边盛着无穷的碎金,海浪悄声卷着大地。

 

太阳升起的那一边彩霞满天,如浩瀚的马群翻腾不息,再往上看,却还能看见遥远的那一颗北极星。路飞脚踩着浪花,一只手指着海平线上初升的太阳,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肩膀上没有收回去。他抬头看过去的时候路飞正笑着看他,晨光从他身后一点一点透进他的视野。四周甚至听不见海浪的声音,天地间只剩下安静。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沉默了。

 

 

04

——因为他已经明白了。

 

就像两年后他们重逢的时候,虽然身处寒冷的冰雪之国,却比其他人都更向往光明和炽热。他们喜欢在船头看墨色笼罩的夜空,但他们更加热爱曙光乍现的清晨。

 

他们曾经在烈焰和风雪中迷茫,看不到眼前的路将通向何方。但现在他们拥有了曾经遥不可及的力量,正盼望着世界上能有无穷无尽的冒险,去挥霍他们心里的那么一点执着和疯狂。

 

他们忙着四处奔波,打抱不平,结识的朋友遍布整个世界。在经历了许多次成功失败,自我质疑和重拾信心之后,他们在不经意间低头,才发现自由原来早就被他们握在手中了。

 

广袤无垠的蔚蓝的大海上,依然有等待着他们去穿越的漩涡和风暴,在汪洋中的某个岛屿上,守着他们长久以来都不曾放弃的梦想。

 

它们曾经那么遥远,现在却已经触手可及了。



fin.













自我评价:文风蹦极,间接性ooc,东一点西一点,不知道在写个什么💩

总结:我是什么品种的菜鸡

 

 

 

 

 

 

 

 

 

 

 

 

 

 

 

 

 

 

 

 

 

 

 

 

 

 

 

 

 

 

 

 

 

 

 

 

 

 

 

 

 

 

 

 

 

 

 

 

 

 

 

 

 

 

 

 

 

 

 

 

 


 

 

 

 

 

 

 

 

 

 

 

 

 

 

 

 

 

 

评论(5)
热度(10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