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Beyond the clouds

👉时间线德岛前后,全文3k,食用愉快



   “他太过光明和炽热,而特拉法尔加的眼睛看惯黑暗。但他不可抑制地被光明吸引,从此再难移开眼睛。”

 

“在山巅,在浪尖,可以看见雾霭朦胧,流岚四起。他们曾披荆斩棘,穿过霹雳雷霆,手中握紧了天边的群星。知道肆虐的风雨之上,也可能藏着万里的彩云。”

 

 

 

 

 [“特拉男的眼睛好亮。”路飞在注视了被盯得莫名其妙的红心船长将近几个世纪后下了结论。“是金色的。

 

   “像乌云一样。”几秒之后他又补上一句更加没来由的话。

 

    特拉法尔加深吸一口气,每次无论对方的话有多么无厘头,他都还是奇怪地想要搭理他。你没救了。他给自己下病危通知书。

 

    于是他开口纠正,“乌云是黑色的,草帽当家的。”

 

    “是金色的。”路飞坚持。

 

    特拉法尔加继续叹气。对。没错。你说的没问题。我说不过你。他在心里暗叹,只好无奈地看向路飞,等着听他还有没有下文。

 

    果然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只是瞪着眼睛回看他。一场无厘头的对话无厘头地结束了。]

 

 

 

 

    特拉法尔加·罗,大多数人喜欢喊他死亡外科医生,以此来显示他的手段之残忍。然而事实上,平心而论,这个称号或许着重于医生这两个字。手术果实的能力更多被他用来治疗,平日里战斗时也几乎不怎么去危及别人的性命,顶多也就是给他们留下点奇怪的畸形抑或是尸首分离的难得体验,总的来说仍算是珍爱生命。

 

    可大多数人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那一座白色的城镇早已少有人提起,另一场大雪更是落得无声无息。他挺身走过的这么多年,逐渐成为了一个人人畏惧的海贼,早已不会再被人欺负了。只是记忆不那么容易被遗弃,茫然无边的白色始终没被抹去,在他心上筑成一座铜墙铁壁。

 

    如果从大街上随便拎一个和他打过交道的人,对于他的评价应该都与难以相处有关,和掺和在人群里相比,他大部分时间都独来独往图个清静,也因此人们多少都默默钦佩一下红心海贼团的船员。不过船员们对上述看法都不甚赞同,他们船长实在是外冷内热的厉害,即使和他近距离交往也难在一时半会儿看出他冷淡之外的性格,可老船员们在船上呆了十数年,总能看出他藏在冷淡之下的一颗火热的心。

 

    但即使让他们来说,也不得不承认特拉法尔加对待世界的态度实在不是乐观。他从不期待任何东西,计划里步步为营,即使某个阶段失败也总能拿出一套又一套备用方案,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期待过成功的可能性。再者,他极少向别人寻求哪怕一丝一毫的帮助,即使是最为亲近的大副与航海士也不例外,虽然船长本该保护船员,可反过来,船员保护船长也应当在理,同生死共患难是大多关系和睦的海贼团里所拥有的共识。然而在特拉法尔加的意识形态里,似乎很早就舍去了被保护这个选项,他只有只身犯险。在实施他那个惊人的计划之前,他恶狠狠地把一船伙伴打发去了佐乌,任他们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在失去了太多之后,在发现每一次希望都落空之后,在发现保护自己的人最终都死去了之后,他小心翼翼地避免着这些东西,把伙伴都拦在自己身后。有关自己的过去,可能面临的危险,在考虑这些的时候,他首先想的都是要把伙伴排除在外。不要再有亲近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失去生命了,不要再让神有机会嘲笑并踩碎自己的希望了,还有,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不停地失去了。

 

    可这些潜在意识似乎统统被草帽小子打破了。那家伙在飞雪连天里撞进视野,几句话把他搞的晕头转向,头脑发热之下竟向他发出了同盟的邀请。尽管自己或许语气不善,可对方终究还是不曾犹豫就答应了,然后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路向前,冒了本该全归他一个人担的风险。计划被无视得彻底,却没能阻止最后的成功。他们在战后的天台上默默无语,特拉法尔加看着再无鸟笼覆盖的天空,深深叹了一口气。就在刚刚,他似乎在草帽小子和多弗朗明哥激战时热切地期待着胜利的一刻。而这一次没有落空。

 

    天空一碧如洗,忽视身边的断垣残壁,朝远方望去,苍茫连成一片,占据全部的视线,无穷无尽。他想起遥远的一个声音,他已经自由了。在这一刻,海上最自由的一颗心正在他身边跳动,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D的一族,被人们称为神的天敌。他默念两个带D的名字。自由,那么遥远的自由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他抬头看着天空,这里的天和那个雪夜一样湛蓝而通透。谢谢。他轻轻地说。跨过十三年的时间,跨过万里的海洋,他向他过去的人生中最重要也最尊敬的人补上了一句姗姗来迟的话。那时最后的一句话又轻柔地落在他耳边。那是他在经历众多绝望后等来的第一份爱意。一片寂静中突兀的枪声渐渐远去了,最后留下的还是那句我爱你。我会好好活下去的。他想。这次是真正自由地活下去了。真是对不住,我肯定还会胡来,但是你大概可以不用再操心了。

 

    他还有自己的梦想可以去追寻,还有很多伙伴和他一起经历海上无数的冒险,还有很多故事等着他自己去书写创造。生活才刚刚开始。

 

 

 

    天边一片漆黑。所有东西都浸没在黑暗里。伟大航路的暴风雨来得毫无征兆,乌云自顾自地堆积又自顾自地远去。然后在这场暴雨里,路飞绑着一堆形同虚设的绷带坐在船头,特拉法尔加帮着同样形同虚设的绷带靠在甲板上,两个烦人的病患(乔巴语),一派祥和。

 

    这是离开德雷斯罗萨后第一次暴雨,雨滴都跳得格外卖力。特拉法尔加长久以来第一次注视云端的风雨,看着那一团浓墨,他依然好奇路飞如何产生联想。

 

    雨后的乌云短暂地停留,却隐约露出了一线光芒。路飞突然转过头冲特拉法尔加露出了标志性的笑脸。他不明所以,只好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过去。

 

    哦。他马上反应过来。因为云层的边缘镀上一层暗金。可路飞意指显然不止于此。他说,你看,那一片都是金色的。

 

    特拉法尔加又陷入了迷惑。好在这一次草帽的话头没有戛然而止。“我们在空岛见过的。只不过乌云太厚了,光透不过来,底下就成了黑色的。”特拉法尔加听了解释才恍然,然而路飞的话还没有结束。他说,“这就是你看到的。“

 

  这就是你看到的。]*

 

    特拉法尔加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眼中的乌云似乎一直只有黑色,但眼前这个人总是与众不同。他始终向前,不管什么东西都能找到美好的一面,即使那样的美好只像海洋里的一滴水珠,沙漠中的一粒砂石,天边一片转瞬即逝的流云。他太过光明和炽热,而特拉法尔加的眼睛看惯黑暗。但他不可抑制地被光明吸引,从此再难移开眼睛。

 

    他心里正忙得七上八下,偏偏路飞一如既往地不安分,我总觉得特拉男也像这样。”这下特拉法尔加的心不再忙了,相反,它几乎要停止了。而罪魁祸首伸了个懒腰,看见了正快速散去的乌云,高兴地喊起来,“太阳出来了,快开宴会!宴会!”然后他伸长手臂拽住甲板,一下撞到特拉法尔加面前,推着他往厨房奔去。“特拉男也一起来,这次一定要尝尝之前那种火腿!”

 

    特拉法尔加几乎要叹息了,眼前的人可以说是没心没肺,每次都不合时宜地切换话题,留下他一个人慢慢收拾对方闯下的烂摊子。

 

    可当他被塞了满手的火腿坐回甲板上,路飞弹到他身边大大咧咧地对面坐下时,他却反而笑了。偶然回忆两年间走过的那么漫长的路,他想,关于黑暗的风雨和金色的阳光这道选择题,白痴都会选择后者吧。

 

 

 

 

    世界上那么多高山和大洋,也都只能挤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度过那么漫长的时光。它们可能在几百年中都只能伫立在同一片土地上,刻下那里风过和雨落的痕迹。对于山河大海来说,他们或许真像是渺小的蚁群。但他们却可以四海为家,跋山涉水地去拥抱远方的森林。在山巅,在浪尖,可以看见雾霭朦胧,流岚四起。他们曾披荆斩棘,穿过霹雳雷霆,手中握紧了天边的群星。知道肆虐的风雨之上,也可能藏着万里的彩云。

 

    他们生于天地,这本身便是奇迹。





    fin.



*《灿烂千阳》



新年第一发,罗船长脱团了,你呢(bushi

评论(23)
热度(282)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