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安】Far Away

 👉改下重发,全文5k+


莱伊和波本。冲矢昴和安室透。赤井秀一和降谷零。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好像总是隔着什么东西。莱伊和波本隔着两个假身份,冲矢昴和安室透隔着一副面具和鲜血淋漓的过去,赤井秀一和降谷零隔着一整片广袤而幽深的太平洋。


“你大意了。”波本翘起嘴角,手指稳稳地搭在扳机上。

 

他们熟悉黑暗,在没有光线的房间里依然能够看清对方的脸,于是波本看到赤井秀一同样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不加掩饰的得意的神情。

 

“你大意了。”波本跳上车时,莱依吐出四个字。波本摘下手套,朝莱依的方向瞪了一眼,心想这个人怎么能做到一天比一天更加令人火大。对方似乎专注于路况,于是波本不甘示弱地回嘴,“要不是你又不按计划行事,哪来这么多破事。”后座的苏格兰叹了口气,出声阻止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波本一头靠回椅背上,一边小声咒骂着莱依这迷人的车技,下一秒就被从位置上颠起几厘米高,差点与车顶来了个亲密接触。他转过头怒视莱依,对方耸耸肩,“抱歉,”他听起来毫无诚意,“你选的逃生路线似乎正在施工。”波本深吸一口气,终于忍住自己在车里大打出手的冲动,转头看向窗外。

 

事实上,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今晚的情报贩子和晚宴交际明星波本依然同时营业,目标是晚宴主人的保险箱。本来一切顺利,今晚应当是个愉快的狂欢派对。只是不巧,波本一眼在大厅瞥见几位熟人,甚至有两三个在他朝门口走去时明目张胆地围了上来。该死,波本在心里暗骂,下次出来前还是要化个妆。他朝耳麦的另一头喊出那个令人火大的名字,却更为恼火地发现没有人回答。

 

事发突然,他决定一会儿再和莱依算账,于是转过头来对付眼前这几个不怀好意的人。前几次的经验告诉他在罪犯们的世界里第一原则是先发制人。在他的拳头挨上其中一个人的脸时,耳麦里传来一声尖锐的金属声。波本心里暗啐一口。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吗?一晃神的功夫即翻了打架的大忌,对方其中一人的指虎贴着肩头擦过,留下一阵灼烧般的痛感。他妈的,他一咬牙给了对方一记直拳,在他的鼻子下方流下两行血迹。他瞥了一眼身后乱作一团的酒席,稍稍松了一口气,这里边真正要应付的应该就只有眼前的这两个家伙了。

 

嘛,不过这两个家伙......似乎提醒有些超出预料。他叹了口气,心想这下一定要问组织坑点医药费。在他挥出下一拳之前,身后却突然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子弹破空而来,带着几百码的风声,精准地嵌入眼前人的眉心。

 

“抱歉,来晚了。”耳麦里重新响起令人火大的声音,带着一点打斗后的气息不稳。波本松了松刚才一下有些用力过猛的关节,用一贯不善的语气回答他,“别废话了,集合点见。”

 

好。事后苏格兰听说了事件经过,只对波本突出一个字,沉默良久,又补上一句,“看来是我白担心了,我还以为你们的关系已经差到要内部火火并了。”

 

波本翻了个白眼,回答他,“我看那是迟早的事。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波本拉上车门,于是莱依说,“你大意了。”

 

这话听起来该死的熟悉,赤井忍不住在心里发笑。但表面上,他很镇定地摆出一副计划得手后应有的那种隐隐绰绰的得意的表情,然后他回忆着后来波本的回答,一字一句地把那句话从记忆中拎了出来,“这句话,我要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灯光亮起的一瞬,赤井看见了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这表情并不属于他记忆中那个神秘的,像是包装完美的蜜糖的波本。

 

波本的糖衣之下包的不仅是苦涩的巧克力,那里面还有致命的毒药。因此他更需要一层天衣无缝的伪装。无论什么时候,他看起来都完美得过分。莱依曾见过无数个各种各样的波本,舞池里的,饭局上的,任务中的,还有撤退时充满血腥味的车内,乱糟糟的安全屋里浑身是血的波本。这些时刻中的任意一个,他都完美无瑕。

 

一个完美的人到底需要些什么?或许是全年无休的轮轴转,一刻不停的警惕,每分每秒里貌合神离的优雅交际。

 

——只有一次,唯一的一次。在黑暗的屋顶天台,枪响的一瞬,推门而出的刹那。在那片黑暗里,波本看见莱依脸上的鲜血,在黑暗里闪出刺眼的光泽。而很久以后,赤井透过谎言和时光听见他心里的不甘和怒火。

 

所以那一瞬大概也不是属于波本的失态。那个眼底燃起痛苦与绝望的是谎言背后的那个人。那是降谷零的灵魂。

 

此时此刻,做事向来滴水不漏的波本举着枪对着他,脸上却写着转瞬即逝的惊讶。这让他有一种在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获胜的快感。

 

“然而,”他的理智纠正他,“这当然也不是波本。”

 

而他现在也不是莱依。

 

所以可以不必有勾心斗角,口是心非,满嘴早已编好的谎话。也许能一窥面具之下的模样,看看不是波本也不是安室透的时候,降谷零到底是什么样子。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会有坦诚相见,推心置腹。

 

又或许,那些误会有一天能够解开,然后在漫长的岁月中,黑暗的过往里,那一片阴暗潮湿的土地会迎来阳光,在那之后,也许还会有一片繁花似锦。

 

在遥远,又触手可及的未来。

 

 

 

“怎么样,冲矢先生有英文名吗?”安室端着咖啡和蛋糕走过来,加入了少年侦探团和冲矢昴的聊天。

 

“有倒是有,但是不常用。”冲矢微笑着回答。步美在一边抢着回答:“昴哥哥说他的英文名是丹尼尔!安室哥哥呢?”

 

安室把蛋糕放在女孩面前,看了一眼手里的黑咖啡,想了两秒,又往里面加了两块方糖。然后他把这杯糖分明显超标的咖啡放在了冲矢的桌子上。“我吗?英文名是阿里。”

 

他回答女孩的话,眼睛却盯着冲矢。但对方似乎正为他的论文焦头烂额,并没有理会安室的注视。

 

(注:“阿里”是“神”的意思,而在《圣经》中“丹尼尔”的意思是“神是我的审判者。”)

 

 

 

“零。”

 

赤井秀一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有被烟火浸染过的沙哑。他很少这么称呼降谷,不带敬语直呼名字。

 

降谷从中甚至听到了自己突如其来的心慌。

 

他在战后一片狼藉的废墟上转过身,看见赤井正坐在一块焦黑的碎石上。熹微的晨光从他身后透过来,轻轻地代替火光照亮这一方土地。

 

破晓了。

 

降谷迈开沉重破碎的步子,跌跌撞撞地来到赤井身边。他低头看见他镀上朝阳金色的睫毛尖,然后慢慢俯下身去看他始终深邃迷人的眼睛。这双眼睛里现在正盛着他从没见过的疲倦,却依然留着独属于他降谷零的温柔。

 

赤井给了他一个勉强的微笑,轻声开口。再抱我一下吧。他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

 

降谷正提在胸口的心猛然揪了一下,对方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几不可闻的笑意,却没来由地让他愤怒而难过。

 

他直直地望向对方的眼睛,而它们也看向了他,在熟悉的翠色中,降谷发现自己大概是做不到拒绝眼前这个人了。

 

他叹了口气,张开双臂抱住了对方。

 

他听见对方胸膛里缓慢而沉重的心跳,感觉到赤井冰凉的手指覆上他的后颈。他很快又松开手,低头去查看他身上狰狞的伤口和肩上的弹痕。这些地方已经不再流血了,周围的皮肤却早就染上了抹不掉的鲜红。

 

“零。”

 

赤井又想说些什么,却被降谷打断。

 

“闭上上你的嘴,赤井秀一。”他咬紧了牙。

 

赤井撑着眼皮打量着降谷,然后他不合时宜地想。他害怕了。接着天边玫瑰紫的云霞开始淡出他的视线,在夜色般的黑占满他的视线之前,他又断断续续地想,降谷零害怕了,这可不太寻常。

 

那是降谷零见过的最喧嚣也最寂静,最美丽也最凄凉的一个清晨,远处的警笛正朝这里飞奔,他身边的时间无声流转。天边日光洒下金黄,云层染上温柔的颜色。身后是刚刚熄灭的大火,无数倒下的人们,汇聚成流的血泊。

 

太阳慢慢爬上山头,刺穿黑夜的浓雾,把久违的光和热重新还给大地。脚下的土地收容了新的灵魂,又匆匆忙忙地赶去让新的生命诞生。

 

从四起的轰鸣声归于沉寂到警笛呼啸着到了耳边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降谷却觉得漫长得像走完了余下的半生。他手上沾满了赤井秀一和他自己的血,它们在清晨的空气里蔓延过了他掌心纵横纠缠的掌纹,凝成一条条交错的红线。

 

他和赤井在刺耳的警笛中到了最近的医院。降谷推出拥挤不堪的病房,披着毯子,绑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坐到了走廊的椅子上,耳边是杂乱的脚步声,他在喧闹声中很快淹没在了困倦里。

 

赤井秀一醒来时只看见耀眼的白色,耳边有一点嘈杂。

 

降谷零突然闯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遥远的时光旅行里,从未改变的一张脸。曾经狡黠,不久前写满不爽,而今磨平了棱角,分外温柔。

 

 

 

莱伊和波本。冲矢昴和安室透。赤井秀一和降谷零。

 

从前他们有三个身份,代表了三种立场。却有着唯一一种相处方式。他们把表情藏在面具下,演绎着真假交错的戏码。他们把后背交给彼此,嘴上却说着敌人的台词。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好像总是隔着什么东西。莱伊和波本隔着两个假身份,冲矢昴和安室透隔着一副面具和鲜血淋漓的过去,赤井秀一和降谷零隔着一整片广袤而幽深的太平洋。

 

所幸他们跨越万水千山,跋涉过无数谎言和真相,最后终于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现在他们之间仍然有一片海洋,但是两岸海潮起落,同时漫过的是两颗沉着跳动的心脏。

 

 

_附赠凹凹吸的医院日常

他罢工不少时间的大脑花了好几秒才对此作出反应。

 

“......”

 

还没开口他便遇见到了自己声音的嘶哑,于是他干脆闭上了嘴。

 

降谷零全程没有抬头,但很明显他已经发现他醒了。他削完手里的苹果,把水果刀一把拍在床头的柜子上。已经有了年头的柜子被吓得发出吱呀一声响。

 

“真聪明,”降谷咬了一口苹果,“护士长马上就来,我要是你也会选择乖乖闭嘴。”

 

然后赤井就第一次领略了这位护士长的威力。她带着风推开了门,带着风走到了床边。

 

“呀,你终于醒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走了床头柜上的水果刀,并转头对降谷说,“不要在床边削苹果,要是手滑怎么办。”

 

.......

 

怎么办。

 

降谷扯出一个波洛服务生的标准微笑,完美地敷衍了过去。

 

然后千鹤,就是护士长,又转身面向赤井,例行公事般地抖落了33条名为“病人不可以做的事”的病房准则,把赤井说的愣了几次。

 

紧接着他给降谷展示了不可思议事件。

 

虽然他现在几乎被各种东西固定得死死的,但这些实在是不够拦他的。他松了松表情,然后盯着这张转眼间变得人畜无害的脸朝千鹤眨了两下眼睛。降谷也跟着眨了两下眼睛,好确认不是他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千鹤在下一秒睁大了眼睛,随便说了两句就出去了。

 

降谷满脸都写着震惊。

 

“不好意思,把你的魅力收一收。”

 

几秒之后,他对赤井说。同时他在心里想,原来他这张脸还可以这么用的,看来下次对付目标就轮不到我了。

 

但是赤井一如既往没有听他的,反而给了他一个微笑。降谷看着他弯下的眼角,默默地叹了口气。

 

好吧,真是该死的好看。

 

三周后

 

降谷推门进了病房,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嘿,刚才千鹤小姐问我能不能拍你的照片。”

 

赤井正靠在床头和他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神交,这会儿才抽空抬起头来看了降谷两眼。

 

降谷依然兴致勃勃地喋喋不休,“我前两天过来的时候还看见不少护士小姐围在你病房门口哦。似乎千鹤小姐把你描述地过分像个Mr.Perfect了。”

 

赤井躲在书后面笑了,“降谷君,”他边笑边说,“她们还问我要了我们两个的合影。但鉴于那些照片大多有损你的形象,毕竟你不是在骂人就是在打架,所以我只好委婉地拒绝了她们。”

 

说是这么说,但他们都知道更直接的原因,他们还有接受卧底任务的时候,平时基本不能随意泄露自己身份相关的东西。

 

降谷冲他挑了挑眉,赤井却不在意。

 

“你知道,虽然我告诉她们我没有,但事实上,”他顿了一下让降谷的目光冷静下来,“我确实有你的照片,就是任务前我混进摄影师队伍里给你拍的那张。据我看来,你根本不用担心你不够好看.....”

 

虽然赤井说这话时笑的一本正经,但降谷很确定他在对方的话里听见了哄小孩的语气。

 

“你这是欠揍。”他装作恶狠狠地说。

 

“可是千鹤小姐说了,病人不能打架。”赤井哗啦啦地翻着手里的书,眼睛看向了降谷袖子口露出的绷带。

 

“找打。”

 

降谷说着,把手中的半个苹果——是的,他先前表示自己错了但下次还敢——塞进了赤井嘴里。

 

在赤井试图从苹果手里夺回对自己舌头的使用权时,窗外响起了一阵笑声,似乎是几个年纪稍大的医生聊着天走了过去。

 

“哎,我跟你说,二楼的那个,叫诸星大的,来的时候伤的那么重,结果这才几周就已经生龙活虎了,上次我接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病人,一点小伤也长了大半个月才好,真是岁月不饶人哦。”

 

“是啊,年轻人就是好。”

 

......

 

二楼的病房里是一时默然的两个人。

 

“嗯,年轻人就是好。”降谷打破了沉默,然后大笑起来。他好心地补充,“这会儿你就该后悔当初在组织里装嫩了。”

 

......

 

“降谷君,虽然我不太想纠正你,但我还是得说。首先,我没有装嫩,这是基因决定的。第二,如果真的要说,当初看着最嫩的应该是你吧,毕竟我还是比你大了那么几岁。”

 

他在“大”字上加了重音。

 

“刚进组织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高中生——”

 

这次剥夺他舌头的是降谷手里剩下的半个苹果。

 

 

降谷劈手夺过赤井刚从出货口拿出来的黑咖啡,又顺手把手里的热牛奶塞进对方手中,看着赤井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降谷非常贴心地加上一句,“伤病员特供。”

 

赤井并没有露出吃瘪的表情,相反,他特地晃了晃基本成为摆设的拐杖,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

 

“我是说,”他举了举手里的牛奶,“医院贩卖机里可没有这个。这是爱心午餐?”

 

“不,这本来是哈罗的午饭。”降谷毫不犹豫地呛回去。看起来脚上的石膏并不能阻挡赤井气人的本事。就算他领口还露着一截白色,他也不会心软的,绝不。

 

然后降谷开始动用护士长的威压,“这位病人,你该回病房了,不然护士长又要来逮人了。”果然赤井耸了耸肩,出于对接下来几天快乐生活的考虑,无奈地走——准确来说是跳回了病房。降谷跟在他身后,像是领导视察看见了什么没见过的新鲜成果一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毕竟大战初捷,降谷每天还忙着整理报告,奔波在各大会场之间,相比之下,被严令禁止下床的赤井就变得百无聊赖。于是在终于有一条腿重获自由之后,他就熟练地从病房里溜了。

 

不过很不幸,在抽空来到医院结果被护士长一把拉去问话的降谷零警视正的指导下,他很快又被强行扔回了病房。

 

经过一番凶神恶煞的教训之后,赤井揉了揉饱受折磨的耳朵,摆出一脸沉痛的表情看向正在一边偷笑不止的降谷。

 

然后他开口了,充分让降谷认识到,赤井秀一的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不老实。

 

“零,跟我私奔吧。”他一本正经地语不惊人死不休。



fin.






评论(8)
热度(247)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