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资本家

*滚去看了更新,忍不住一小时激情速摸,一边摸一边鸡叫黑花太真了!!!!!!!

现在满脑子只有:手,腌菜,年纪一大把,资本家



      解雨臣和黑瞎子认识的很早,那时候他大概才二十出头。然而为形势所迫,在外面他总得表现出少年老成。但接触之后,特别是在边上没有其他人的地方,黑瞎子发觉解雨臣实际上还有一股浓浓的孩子气。


  当然也可以说成是有钱人的任性。那时候解雨臣虽然还没有眼下资产丰厚,但在北京城内置几处房买几处车开几处典当还是绰绰有余。黑瞎子有几次和他讨论铺张浪费,发现这人满满的资本家习气,往后忍不住常拿这事调侃他。


  他以前也过过可以说成骄奢淫逸的生活,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他呆在鱼龙混杂的四九城里,四合院还是得找霍家租。


  不过也有好处。解雨臣自己扣了一把钥匙,有事没事喜欢往这院子里跑,尤其喜欢挑他不在的时候摘葡萄吃。


  葡萄才种下没几年,味道比较难入口,但偏偏解雨臣乐此不疲,每次黑瞎子回来时都只看见院里桌上的一个空盘子,里面黏着一点残留的葡萄汁和一两颗开了口的葡萄。


  不愧是资本家,吃完都不知道把盘子洗了。他笑着想。后来他发现解雨臣确实与家务无缘,那双手处处白皙无暇,骨节分明却不硌人。


  大多数时候他习惯把锅碗瓢盆扔给解家的厨师,买菜烧饭洗碗一条龙。实在不行就走进超市拿包贵族方便面泡着吃。但后来他给自己建了个私人王国,不乐意让无关人等进门半步,所以只好什么事都琢磨着亲力亲为。


  奈何厨房与他实在八字不合,他进了一次就再也不想进第二次,只好四处物色一个靠谱的厨师。当时和解雨臣来往密切的人不多,除了秀秀,黑瞎子也能排上一号。于是解雨臣乐呵呵地跑到四合院,这次捡了个他在家的时间。他摆出董事长的业务笑脸,说你有没有意向做厨师,包吃包住的那种。


  黑瞎子觉着好玩,笑他竟然不会做饭。然后一转身进了自家厨房,拎起墙边一颗大白菜,拿上另外一遍挂着的腊肉就下了锅。


  没一会儿香味就飘出了厨房,一起飘出来的还有绷着脸不让自己显得过分得意的黑瞎子。他把锅往桌上一放,朝解雨臣比了个请。


  “签合同之前先试用一下,免得到时候被你挑三拣四。”


  解雨臣白了他一眼,不客气地拿起了筷子,虽然烫的直吸气但还是往嘴里送。九分钟后,他心满意足地喝完了第一碗。然后他冲黑瞎子比了个OK的手势,把他拉过来一起分享。


  于是不久之后黑瞎子走进解雨臣家,接着彻底被钱的气息淹没,对着油光锃亮的油烟机说不出话。解雨臣调侃他,要是不会用我也可以给你改成灶台。黑瞎子挑了挑眉,伸手去点火。


  “午饭晚饭你解决,不回来的时候我会和你说,要是有空我去买菜,成交吗?”


  解雨臣翘着嘴角提出要求,黑瞎子哟了一声说没想到你还会买菜。解雨臣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恶狠狠地补充那菜钱你自己出。


  黑瞎子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算是高薪阶层,买个菜还不成问题。没想到的是七八年以后,他沦落为底层劳动者,满城拉客也换不上日渐变态的房租。


  话是这么说,在他看过解雨臣把对人的审美价值用在买菜上之后,他还是领着解雨臣跑了几天菜场,一旁硬拉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孙子来买菜的阿姨们纷纷侧目,对他露出友善的微笑。


  后来他包揽了解雨臣家厨房的使用权,附赠七个卧室中的一个,顺便还能帮忙喂鱼。解雨臣算了算这笔账,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觉得稳赚不亏,没想到几年下来反而把身家过亿的自己赔了进去。


  他觉得有点亏本,认为做生意应当懂得及时抽身,于是收回卧室的使用权,把黑瞎子赶回自己的四合院,顺手劝秀秀抬高房租,还把自己的用餐地点也改到了那里,要求餐后甜点赠送葡萄。


  黑瞎子拿他没辙,只好委屈自己成全别人,交出了自己的百般解数,终于让解雨臣满意,这才停止房价上涌。


  相处时间越长黑瞎子越发觉解雨臣身上一些难能可贵的品质,比如伶牙俐齿比如翻白眼赖账。但有意思的远远不止这么多。


  有一次解雨臣来了兴致,拉着黑瞎子去住一栋阴森的古宅,住了两晚上也没见着鬼的影子,解雨臣忍不住嘟哝这屋子怕不是山寨货,怎么这年头老房子都平平安安,新房子都稀奇古怪,世风日下云云。


  黑瞎子听了忍不住笑,然后在当天晚上整蛊吓了吓解雨臣。在他偷偷摸摸地关上灯的时候,整间屋子只剩下解雨臣的手机还亮着,他有些茫然地抬头,叫了几声黑瞎子没人应,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肩上一凉,转头看过去又没个人影。看了眼窗户,只觉得那窗帘越看越诡异,于是死死盯住,一边往那边挪过去。在他还有三步远的时候窗帘突然掀开,露出了一个显然做工劣质,但放在这种情况下偏偏极其吓人的人偶。正在此刻,黑瞎子啪的一声开了灯,一张无比硕大的唇红齿白的平面脸凑在他面前,着实还把解雨臣吓了一跳。


  “卧槽,神经病啊。”他终于没忍住,爆出一句粗口。然后他转身看黑瞎子,只见对方笑得几乎要贴到地上,眼角抽了抽,声线平稳地问,“你幼不幼稚。”


  “怕鬼啊?”黑瞎子笑完,用问句包裹的陈述句回答解雨臣用陈述句包裹的问句。解雨臣一言不发瞪着他,黑瞎子却不为所动,“你还小呢,也不丢人。”


  解雨臣气不打一处来,“年纪一大把了,不无聊么?”


  所以后来解雨臣深恶痛绝,决定要坚持唯物主义,谁知道下一套房子就整出了幺蛾子,明明是新的却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他住了几天,天天晚上断电又来电,虽然那东西也没有威胁到他,但总归有被打扰到。又加之好奇心作祟,恰巧梁烟烟找他,于是透过她找了那个会速写的姑娘,转手还让黑瞎子查了查梁烟烟的底。


  没想到人老了就是会效率低下,之前一袋子给他下泡面的腌菜都磨磨蹭蹭好久才进了他的冰箱。来的时候还不忘嘲笑他,说你这么大一个冰箱自己又不做菜是准备杀人灭口吗。这次直到阿透被他从冰箱里赶出来还没来电话。


  解老板耐心有限,拎起电话打了过去,接起来的瞬间听见对方在开啤酒。他想了想自己在啤酒上被坑的大把金钱和时光,开口就问,“年纪一大把了,不痛风么?”


  对方说慌前都不过脑子,直接回答他,“是苏打水。”


  解雨臣从鼻腔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接着问他调查结果。不得不说,对方讲故事的本领算是一绝,治好了他多年不愈的失眠,一个本可以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的故事到他嘴里就跟回家的诱惑解说似的。他边想边听,到最后对方似乎品上了那罐啤酒味的苏打水,听完解雨臣的分析后又谴责他是资本家,解雨臣想这儿还有正事没闲工夫跟你贫,告诉他明晚想吃炖锅然后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fin.


还是要追赠图片,你品,你细品

评论(11)
热度(32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