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黑花情人节特典】-13:14-来日方长

      “我经历了两个时代,你不能简单地理解我的性格。”



      吴邪曾经说,解雨臣小时候就像个从招牌画上走下来的小姑娘。这其实一点不假。解雨臣小时候被当成女孩子养,和身边的姐姐妹妹们一样扎辫子,穿裙子,也自此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认知误差。好不容易纠正过来,过了一段生不如死的青春期,却总还是有人把他当女孩子看。

  因此解雨臣对性别问题向来敏感,小时候总在被质疑的时候跑去问二爷。二月红总耐心地开导他,借机告诉他些人情世故。然而在解家内部几乎分崩离析之后,解雨臣终于有一次得到了不一样的答案。

  二月红看着他,沉默良久,最后摸了摸他柔顺的头发,说:“你要真是个女孩子就好了。”当时解雨臣不明白,睁大了眼睛看二爷,却没等到答案。

  解雨臣似懂非懂,思考了一会儿依然不得要领,到院子里踢起了毽子。

  后来解雨臣再回忆起这段对话,再想起二爷从前所说,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故事。他透过时光看去,那个站在院子中心,长发飘飘地踢毽子的孩子仍然蒙在鼓里。然而过不了多久,现实就会摆在他面前等他选择。而无论他选择哪条路,面前都是一片黑暗。路通向不知名的地方,也没有人告诉他该如何走下去。他心里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东西,却在恍惚间看不清晰,只是能感觉到,这些路走上去就再也不能回头。背后不再有明媚的阳光等待他,拥抱他,鼓励他,他只剩下黑暗可以涉足。

  然而他不得不迈开脚步。接着他在黑暗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跌倒了无数次,磕伤了无数次,最后还是挺直了腰背,没向任何人认输。他清楚他没有办法后退,因为他没有谁可以交付后背,他只能孤身奋战,在茫茫天地间踏出一条用鲜血浸染的路。

  他刚刚当上当家的时候不过是个少年,再心思沉稳也难免少了些阅历和决绝。第一次以当家的身份带着伙计们下斗的时候,他看着一个被困的伙计向他伸出手,脸上写满哀求的神色。他犹豫不决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出手救了他。

  谁料将近出口的时候那伙计突然发难,这一下着实让解雨臣有些措手不及。最后他虽然摆平了那个伙计,却不可避免地被旁人议论了好些天。有人说,我就觉着他太嫩了,还优柔寡断得跟女人一样,还怎么管好解家。风声进了解雨臣的耳朵,他摆摆手让手下别去理会,自己却难以不加思索。人心他是早已见过的,那些黑暗的腐败的不堪入目的他从小便耳熟能详,只是真正到了自己面对的时候,总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去相信,去试试运气。他实在有些茫然,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相信,一辈子都只能这么孑然一身,那活这一趟还有什么意义。

  而想法总归只是想法,身为解家当家他永远不可能把这些说出来。于是他仍然对账仍然下斗仍然日夜不休地工作,只是他不再与人推心置腹,默默地把自己的真心收起来,藏进无人能见的角落里去。

  他像这样过了好些年,然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北京城里叱咤风云的人物,任谁见了也好惧上三分。他改变了不少,只是仍然没学会如何安心地向别人交出自己的感情。过不了多久黑瞎子踏进院门,在各色人等之间潇洒不羁得出众。解雨臣在一边垂眼听着,心里忍不住好笑。在这之余却也好奇,猜想这世上或许真有可以按自己的性情活着的人。

  后来他觉得这话可能也不算太真切,但他确实羡慕黑瞎子那种明目张胆的作风。爱憎那么分明,喜欢的讨厌的清楚到可以一刀切。他不知道这与人生阅历有没有关系,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也许和前面所讲没有什么关系——他和黑瞎子意外的聊得来。

  黑瞎子喝着啤酒,说爱恨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要是连这你都要犹豫,那你未免也太不谙世事了。敢爱敢恨才是成熟男人的标志。解雨臣看他满脸写着调侃,一手拿走了他手里的啤酒要把他扫地出门。黑瞎子连忙闪到一边,说冲动和易怒也是不成熟的表现。

  然后他顿了顿,最后说,总之如果你认准了一个人,那就信他。如果你乐意把他当朋友,那就做好性命相托的打算。

  接着他转身就出了院门,扬长而去,一副把红尘看得通透的样子。

  解雨臣站在桌边,想了想他刚才说的话。——翻来覆去地想,最后品出那么一点点味道,于是仰头把瓶里剩下的酒全部灌进了嘴里。入喉时有些辣,嘴里却是留下甜味的。

  接下来几个月解雨臣的空闲时光都花在了黑瞎子身上,没事就发消息,得空就往四合院里跑,去的时候还带着各种各样的新鲜玩意儿。坐在院子里的时候解雨臣也不和他乱谈风月,生怕一个不留神被对方察觉,所以只是一句一句绕着圈地糊弄,糊弄到最后黑瞎子听不下去,说小九爷您日理万机,怎么天天得空到我这里听我忽悠。解雨臣就笑,说你也知道自己忽悠,但是毕竟是潜力股,我要好好发展。黑瞎子说潜力股算不上,但你要是想发展可以直接打钱,最近家里揭不开锅,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不好过。价钱合理以后你找我我都给你免单。

  解雨臣嘲笑他一句话里漏洞百出,但凡是正常的人也不会信你这推销。黑瞎子耸耸肩说你是老板您做主,够不够本也是您看。

  过了几天黑瞎子去取款,打开查询框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改进系统调整了小数点后精确值。没几分钟他收到消息,解雨臣发来的,说这是首付,还款年年有,保证你吃穿不愁。黑瞎子一看,语气强硬不容拒绝,只好一边偷乐一边回他,说谢谢解老板,出手果然阔绰。

  再过几天解雨臣照样来串门,这次身份一下晋升成金主,可以理直气壮地差事黑瞎子。一进院门就甩给黑瞎子一张卡,说你能不能把这四合院装一装,怎么说也是黄金位置,这样太掉价了。黑瞎子单手接住并顺口答应,接下来许久都徘徊在玉石市场。

  完工之后解雨臣再次光临,看着厅里的地砖,不禁陷入惊讶,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会花钱,原来可以这么讲究。黑瞎子靠在边上看着,从解雨臣脸上只读出了对钱的惋惜,就笑说我比较挑剔,但事到如今你不能再让我退钱。解雨臣没理他,继续观赏这钱的杰作,最后得出结论,黑瞎子不愧是贵族后裔,从布局到配色都无比讲究,淳朴的中式装修,结果下一秒就瞥见放在墙角的小提琴。他惊讶,转头问黑瞎子原来你还会这个。黑瞎子说年轻的时候闲着无聊,拉着拉着也就会了。

  其实他也没想到小提琴声会在他的人生里持续这么久。在德国时纯粹出于一点无聊中萌发的兴趣,到后来却渐渐成了他为数不多的能享受的东西。转眼也就是几十年了。几十年里也没再遇上什么特别吸引他的东西,于是走马观花般,稀里糊涂地就走过去了。

  他看解雨臣在屋里转来转去,觉得这位小九爷是越看越好看,第一眼瞥见他的时候只看出他的温婉灵动,仔细看能见着凌厉,再仔细一点,凌厉下面还有温柔。怎么看怎么漂亮,像是长在了他算是特立独行的审美上,非常,非常吸引他。

  解雨臣终于看完,转身回到院子里坐下,吐槽中西混搭。黑瞎子拎来两瓶啤酒,在桌沿上磕开,放在桌子正中央,一边转身去另找凳子一边回答他,说我经历了两个时代,你不能简单地理解我的性格。

  解雨臣露出一副佩服的表情,问黑瞎子你是不是接受了不少高等教育。黑瞎子想了想,说我文化水平一般,做不来文职,你别老惦记我。没过几天解雨臣又来了,带来他的详细资料,上面清清楚楚写了德国解剖和音乐双学位。黑瞎子无可奈何,只好继续请他喝啤酒。

  时间一久两个人的交往越来越深,到最后黑瞎子聊着聊着才发现自己这已经不是在灌输心灵鸡汤而是在实打实地掏心掏肺,这才猛然停下,喝了两口啤酒问解雨臣,解老板天天来我这也不提什么需求,这钱收着我怪不好意思的。本来想提醒提醒解雨臣,两人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从来不用道破。但解雨臣不买账,他想了想,说那成,过两天你跟我去下个地。

  到了墓里也没什么闲话可说,一路上不算险象环生,到最后却遇上点麻烦。活板门一翻,正踩在上面的解雨臣脚下就空了,虽说看先前找到的地形图这底下不过是另一个墓室,但要再走出来可要费上些力气。结果他还没做好落地防护,黑瞎子就已经朝他伸了手。

  站稳之后解雨臣问,以前总听说你做起事来挺绝的,为什么偏偏拉我一把。黑瞎子沉默一会儿,反问他说那我以前还听说你挺冷漠的,为什么偏偏找我唠嗑。解雨臣想了想,一横心就把话抖了出来,说我乐意把你当朋友。黑瞎子愣了一下,想起来挺久以前的那件事,于是就笑了。

  解雨臣看他只是笑却不回答,心里有些不爽,想着我都说了你怎么没点表示,转个身就走到前头去了。黑瞎子看着他的背影,依旧笑着,心想解雨臣还是少年心性,但他已经很多年没谈及风花雪月了,只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没了回旋的余地,只能心里想想。他接着想,那我也是敢信你呗。

  后来解雨臣又笑他矛盾,说原来你开导我的时候自己也跟我一样。黑瞎子反驳说没那回事,只是我看人标准比较高。解雨臣想了想说那张起灵不够标准吗。黑瞎子茫然片刻找到了逃生路线,说我跟他不太熟,毕竟不像你开通了几千个小时付费的知心频道。解雨臣听完比较满意,觉得自己的钱用的很是地方,于是放过了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有一年黑瞎子离开北京,满世界地跑,最后虽然伤势不重但伤口横七竖八看着还是惊人。解雨臣看着手机上证件信息一条接着一条往外跳,电量从满格跌到了二十,实在看不下去,拎上手机就出了门。走到一半又折回来,把黑瞎子放在他这儿备用的墨镜揣进了口袋。

  没用多久他就在机场旁边的小店里堵到了黑瞎子。初秋的天气,这个时间点其实还热得很,偏偏黑瞎子套着一件风衣,明晃晃的欲盖弥彰。他靠在收营台上问收营员有没有墨镜,得到否定的回答后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她身后,说那帮我拿包烟谢谢您嘞。解雨臣站在店门外,嚣张地卡着自动门,自带欢迎光临的音效,终于成功地吸引了收营员和黑瞎子的注意力。收营员刚刚开口阻止,说先生不好意思请不要卡着我们的自动门,对面的黑瞎子扔下钱就溜了出去,一边拉上解雨臣一边给小姑娘道歉。

  他搭上解雨臣的肩膀,回头朝店里说,“午安,祝你生意兴隆。”

  解雨臣依旧不说话,一手抢了他的烟一手递出了墨镜。黑瞎子有些惊讶又不是特别惊讶,看解雨臣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于是两个人沉默着走到车边。关上车门就是私人空间,解雨臣拉开翻板盖让黑瞎子自己找点酒精棉球,自己发动了豪车开上了高架。黑瞎子笑着说擦伤而已早都结痂了,一边伸手去开导航。解雨臣拍掉他的手让他别乱动,一边说你年纪一大把了也注意注意,小心哪天沉疴旧疾一发作,以后床前可没孝子。黑瞎子只管听他调侃,觉得自己的开导非常行之有效,并且承认他讲冷笑话的天赋很高,自己听了每次都会笑。过了一会儿黑瞎子提醒道,开过头了,刚刚那个出口就该下了。

  解雨臣丝毫不慌,说没关系我带你高速一日游,你赶紧趁此机会制定一下养老方案,回头给我看。黑瞎子一摆手说不用了,养生最好的方法是补充睡眠。毕竟折腾了许久,说不累也不太现实,到了解雨臣这儿也没必要掩饰,于是靠着车窗就闭上了眼睛。

  他最后是被导航突然炸响的提示音惊醒的,朝旁边看的时候解雨臣露出了尴尬的神情,说不好意思但是真找不着路,黑瞎子没忍住笑出了声,说还是让老人家给你指条近道。

  转过天来解雨臣给黑瞎子打电话,说我这有个人你帮我查查。黑瞎子说好,第二天再接到电话的时候就问解雨臣,那就用你的人格魅力把她变成你的亲信?解雨臣说人格魅力比较宝贵,一般来说是用钱,但我其实是对另外一个感兴趣。黑瞎子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受本人魅力吸引大过于钱,突然之间觉得挺满意。接着他出门拿了东西,见了见两个姑娘,提出免费帮忙却惨遭拒绝,只好跑到二楼给解雨臣打电话。电话打到一半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说你要是和姓屠的合作我就不接你的活了。解雨臣忙着手上的事情,但听出来他又在插科打诨,回了他一个放心,谁知道下一秒黑瞎子就把电话挂了。挂断前的一秒他又听见开啤酒盖的声音。

  总之解雨臣觉得黑瞎子从没给他省过心,前不久他们一起到了四川,缺少文化常识的老人家一张口就是一口昂贵的痰,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都笑着远观解雨臣和羌民打商量。来的时候两手空空走的时候却拉了一车羊,黑瞎子依旧笑着跟解雨臣扯皮,对方却忙着给公司员工发公告,说今年过年公司福利改成每人一只羊。发完消息扔下手机解雨臣转过头来吩咐黑瞎子,接下来一个星期我希望每天都能吃出新花样。早已被买断的私人厨师盘算了一下,自信地答应了老板的要求。

  几天下来解雨臣发现黑瞎子喝酒抽烟样样不落下,觉得对方这种生活方式不太行,提出建议后被驳回,理由是他昂贵的冰箱全都留给了泡面。解雨臣说贵的冰箱当然得配贵的泡面,再说不是还有你上次做的腌菜。于是关于健康饮食的话题不了了之,毕竟他们行走在生死之间,留给他们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时间还要靠他们自己去争取。

  他们的交际全都避开人群,心照不宣地省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在大多数外人看来,黑瞎子离开陈皮阿四的队伍之后常和解家做生意,大概也只图出价之高。后来吴邪找上解雨臣,问他黑瞎子到底靠不靠谱。解雨臣看着吴邪,眼前的人在短短几个月里变了太多,此刻像是疲倦极了,靠在椅背上等他回答,可身体的轮廓却分明还是紧绷的模样。其实他回答一句可信吴邪就会把他列入计划,但他没有。他讲了一个真假参半的故事,里面细枝末节的叙述让吴邪小小地惊讶了一把,据他后来的描述,在他心里,黑瞎子这个人一下子就失去了神性。

  解雨臣听了之后就笑,说神性没有必要,你看张起灵还天天被你背地里吐槽。既然活在人间,只要你接触的够多,就能发现没有哪个人会是完全孤立无援的。

  过不了多久,在四合院的葡萄架下,吴邪在心里大声呐喊说解雨臣我信了你的邪。紧接着又一片碎瓦片横空飞来,精确地落在他头上。黑瞎子看了看表说,警惕性从一百降到零只用了五十秒,重来。

  在把吴邪扔给黑瞎子当徒弟之前,解雨臣打电话问黑瞎子愿不愿意加入吴邪的计划。黑瞎子没有问什么,直接答应了下来。旁人看来这实在新奇,他几乎从来不会在对一个计划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入伙,自己不可控的因素越多,变数越大,谁都不能保证成功。但这对解雨臣不一样。或者换个说法,他不了解吴邪的计划,但他了解解雨臣。他知道对方愿意搭上性命的一件事到底可能掀起多大的风浪,知道对方认可的计划成功的可能一定大于失败,也知道对方早已下定决心,不会再考虑退出。解雨臣对朋友的坦诚和信任平淡却露骨,愿意信任就是愿意全盘托出,愿意帮忙就是愿意一帮到底,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夸张和炫耀,只是感觉到背后有人伸手托住你,你就知道他在帮你了。而很凑巧的是,这种做法中的一部分受了的很久以前黑瞎子一句话的影响,更凑巧的是,他也信他。黑瞎子面对解雨臣透露给他的计划,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理由只是一句话,你相信他就好了。

  接下来是莽莽的黄沙和长久不歇的车轮滚动,他们有许久没有见面,对方的状态总是生死未卜。那个宏伟的计划一步步走向成功的时候,他们相隔几千公里,在异乡的寒夜里抬头,都看不见头顶的星空。计划结束后,他们依旧相约在凌晨的北京,依旧聊天,依旧喝酒,依旧觉得来日方长。

  从雷城出来以后,黑瞎子在雨村问刚刚醒来不久的解雨臣,只三个字,为什么。解雨臣端着一碗飘着白烟的黑米粥,眨了眨眼睛。黑瞎子很少问他为什么,他通常会安静地听他讲完计划,接着就说好。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他想了想,马上就回答了。

  他说,因为我希望你活着啊。

  他想起黑瞎子进喊湖之前留下的口信,区区几个字,却把残忍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世纪的时光,在人世间走的够久了,见过的人心够多了,似乎没有什么理由不抽身离开。解雨臣常常觉得,黑瞎子和张起灵的共同语言或许会远远多过他们与其他朋友的。那么漫长的时光,波折的人生,身边的人们相聚又离开,不曾与他们一起停留。他在四合院沉默的落日余晖里看向黑瞎子的时候,从他身上看到的不仅是贵族后裔的身份留下的一丝的纨绔不羁,还有静静地把他隔离在尘世喧嚣之外的孤独。

  他认识黑瞎子将近二十年,一步步走到了其他人不曾到过的位置,离黑瞎子已经很近,很近了,但是离得越近,那股距离感越深刻厚重。他时常觉得自己仍然是一个从他的人生里路过的一个行人——或许是擦肩而过,回眸一眼的那种。时间把这种感觉冲淡,淡到有时已经察觉不到了,但它确实还在那里。他不知道黑瞎子到底是什么态度,但他自己希望不仅于此。

  不久前他和吴邪一起吃龙虾,说想让黑瞎子找个像雨村一样的地方,但那终究也就是想想罢了。他们都清楚。

  那时消息传到北京,挂断电话后他在四合院门口站了片刻,电话里的人告诉他吴邪听到的口信,忽然之间就把那种沉没了许久的感觉重新勾了出来,他在晚风中叹了一口气,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后来他迷迷糊糊地回忆了这些年的事情,觉得黑瞎子这个人真的很矛盾,他温和又犀利,亲近又疏离,他向你伸出手,但说不定是想把你推远,他向你吐露那些一波三折的故事,或许只是想让你厌倦了就离开。他曾经问过黑瞎子,对方用很久以前就说过的一句话回答他,他说,我经历了两个时代,你不能简单地理解我的性格。

  他又想起那个午后的阳光,想起和酒杯碰撞的清脆混在一起的一些话语,想起许多次向他伸出的手,还有很多很多通满是调侃的电话。他昏昏沉沉地想了一会儿,觉得他大概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啊,黑瞎子含糊地应了一声,似乎不知道怎么接上这个有些出乎意料的回答。他顿了一会,伸手拿过解雨臣手里的碗,到厨房加了一点糖,再送回解雨臣手上。然后他重新找到了应对的方法,他回答说我那只是给吴邪留的口信,没想到由被你听去了。

  解雨臣笑了,说吴邪那个性子你摸的可真透。几分钟的沉默填满了房间,最后黑瞎子打破了它,说解雨臣你太瘦了,你家现在还是没有厨师吗。解雨臣说是啊,会烧饭的高富帅实在难找,上一个砸了我家锅的人走了以后就没人来应聘过了。黑瞎子说那感情好啊,要不你再雇我一次。解雨臣抬起头看他,注视了一会儿说好啊。

    不久解雨臣听吴邪讲完了留遗言未遂的完整经过,笑到不能自理,喝了一口水之后对吴邪说,这个世界被正能量包围了,你我已经不再适合生活在这纷扰的世界了,趁早找个机会溜走比较好。然后他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命名曰黑瞎子的无数次自相矛盾。

  回去之后解雨臣腾出一个卧室,打扫了厨房,第二天黑瞎子拎着一颗白菜翻进他的四合院,清理掉了冰箱里的方便面,从抽屉里翻出很久不用的厨具,说你怎么还没学会烧饭,光靠外卖和方便面是没办法促成当代中年人的养生大计的。解雨臣靠在沙发上看史努比,说这不是找了个人弥补我这方面的空缺吗,要么你来教我。最后腾出来的那个卧室也没有派上用场,第二天解雨臣在冰箱上贴出了私人厨师的工作守则。

  他们的生活依然忙碌而危险,但在此之外也多了一些曾经认为不可能的情节。他们一起过了一个七夕,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吃完火锅他们走进百货商场,解雨臣刚才喝了不少,脸上有些泛红,远远地朝一排平价西装指指点点,黑瞎子笑着看了一会儿,说资本家该走了,然后拉着他踏出了大门。

  过年时他们还是到了雨村,似乎在这间百废待新的小屋子里跨年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保留项目。谁知这一住下就住了将近一个月,以至于到现在缺柴缺米缺油缺盐,好在周围一片原生态的环境,大多数都可以自给自足。解雨臣和吴邪霸占着电视,把一部狗血爱情片刷了三遍,看到最后竟然感慨万千唏嘘不已,引得另外三个人纷纷侧目。

  元宵刚过,胖子兴致勃勃地在晚饭后大声宣布情人节即将到来,下一秒面对四人的淡定自若就泄了气,连连吐槽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风雅的情趣都没有,自己转身按起了手机,期待着和老板娘再续前缘。

  几天后的凌晨,黑瞎子在屋外的草垛上找到了解雨臣。山里的空气质量好到没话说,甚至能透过树叶的间隙看到星星。白天没有下雨,草堆的内部还留存着一点温度。解雨臣坐在上面看天,听见脚步声才转过头,冲黑瞎子弯下了眼角。

  星星比北京要好看的多啊,他笑着说,上次七夕还说有流星雨,到最后也只看见一大片云吧。黑瞎子耸了耸肩,也坐到了他身边。解雨臣接着歪过头看向天空,深邃的墨蓝填满视线,但有了星光,那蓝便通透了许多,隐隐地也能据此想象遥远的光年之外,那一片璀璨的星群。

  苍穹连着远方某处的大地,只是在这里看不到尽头。像是他们走过的长路浩浩,在黑暗里跌倒过,奋斗过,最后回首时,发现路上原来也洒着点点的星光。群星收藏着他们的故事,即使在漆黑一片的世界里也不会黯淡下去了。原先他们在人海中孤独旅行,后来只一眼,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就看见了彼此同样远眺的眼睛,至此习惯拿枪的手捧起鲜花,像是漂泊已久的孤舟终于停于港湾。

  故事还长,失望也许不会减少,但期待和向往想必会更多。无尽的人生奥秘等待着他们去探索,他们还会一起经历更多不可思议的冒险,依旧会在悬崖峭壁上谈笑风生,会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留下足迹,会将生死攸关的时刻付之一笑。年年岁岁的烟火下,他们还会有更多的传奇。

  情人节快乐啊,解雨臣轻声开口。黑瞎子看了看满天的繁星,又偏过头看向解雨臣的眼睛,那里面同样盛满群星,璀璨而耀眼,和过去的很多年里一模一样。

  嗯,情人节快乐。他把舒俱来的戒指套上解雨臣的无名指,轻声回答。

  


    fin.





大家情人节快乐哦,超级高兴能和各位老师一起参加这次活动,一起快乐地搞黑花。u1s1全文一共八千出头,至少有超过五千字是对着这几天的更新发散联想出来的,感觉就是一边捧着更新傻笑一边码了一堆无脑甜。千面再一次刷新了黑花的甜度,没想到我的cp隐婚十年我却一无所知,三叔真是一把好手。话不多说,总之你我都知道他俩那些事儿了xd,这篇虽然废话连篇不知所云但是我要当作份子钱附上,三叔快让更多的糖向我砸过来吧!(


评论(29)
热度(386)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