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骊山温泉避寒。我在阿房宫中看众女晨起梳妆。在灞陵折柳,为离人伤心的是我。在马嵬坡前,为杨玉环悲啼的人是我。这个城,整个和我的生命纠结为一。所以,亲爱的,我怎能听得下那句“欢迎”呢?

                             ——张晓风


终于放出来了,翻出一张几百年前的存货orz,今天的我已经完全被作业征服,成为狗爬选手了x

评论(4)
热度(106)
  1. 共1人收藏了此图片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