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雨臣进门时,光天化日,乾坤朗朗,黄色的墙漆在阳光下反着光,遮住了斑驳的痕迹。两处屋檐拼在一起,露出做工并不精致的木质底层,夹着一线极蓝的青天。烛台上的火焰齐齐一晃,他转头,看见很久很久没有见面的黑瞎子。对方在他面前似乎总是比平时沉默,以至于很多时候他需要开口打破他们间一些略显尴尬的瞬间。但这一次他不打算妥协,于是最后黑瞎子开口了,他摸了摸脖子,很少见地满脸挂着不期而遇的意外,说,好久不见,你不在城里,怎么也跑到这荒郊野岭来。解雨臣感到无语,而此刻有人在电子的长明灯前朗声念道,莫谓城中无好事,一尘一刹一楼台。解雨臣想了想,高深莫测答曰,一尘一刹一楼台。

评论
热度(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