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小羊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活动✌️


-

解雨臣推开车门,一脚踩进脚踝那么高的草里,惊起一群蚂蚱,战斗机一样飞过他的头顶。他把帽檐又往下压了压,以防战斗机俯冲进眼镜。走在前面的人回过头,笑着说,小心点,今日不宜杀生。解雨臣一边小心翼翼地下脚,一边拉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他不知道对方为何总是能如此敏锐地察觉到他在想什么,即使看不见了也一样。黑瞎子没有回答,却立马再次验证了这件事。他说,所以我还是喜欢骑马。

 

“附近的马场不会把马借给你的,”解雨臣已经放弃了躲避的尝试,干脆大步走了起来,很快就变成他牵着黑瞎子往山坡上走。“你骑起来太吓人了。”

 

黑瞎子对此不置可否,不过解雨臣暗暗想,他骑马的样子其实是很好看的,但是对于马场老板来说还是有点太超过了。如果不是这次来内蒙完全是突发奇想,他一定会在来之前买下一匹马,而不会两手空空地被老板赶出来。

 

不过这样也很好,他说话不算数的时候总是更加轻松。他们开车从狭窄的石头路上经过时,解雨臣一眼就看到了山腰上正向上移动的羊群,白茫茫,像云一样。于是方向盘转动了一下,两个轮胎就陷入了草原的怀抱。黑瞎子问他,老板又看见什么好东西了?解雨臣打开了门锁,说,有羊。

 

就这样,他们开始追赶那片羊群。草原辽阔,天高地迥,在视野里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样的背景衬得缩略,包括距离,包括时间。他们追了半天,离山顶依然有出发时那么远,解雨臣停下脚步,盯着羊群中一个红点发呆。黑瞎子跨了两步赶上他,站在他身边,等他继续往前。解雨臣叹了口气,问他,你小时候放过羊吗?

 

黑瞎子想了想,回答,好像没有,但后来帮你放过。“哦,”解雨臣笑了,“走吧。”然后他们就踩着柔软的草地在山坡上奔跑,很远的地方有一匹马在马群外游荡,在日光下蹬着蹄子,看其他的马甩尾巴。

 

像是跑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山顶终于近了。羊群挪动到了山尖,更像一团白云,在风中缓缓地修改边缘轮廓的形状。牧羊人看见了他们,但并没走近,只是扯着嗓子与他们简单交流了几句,最后说,你们可以和羊玩一会儿。他们道谢的几秒钟里,解雨臣已经被地上涌动的云裹了进去,一点点围到了中间。黑瞎子这会儿倒像被嫌弃了似的,孤零零地落在外边。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那一身黑实在不招羊的喜欢。

 

蓝天之下,绿草之上,解雨臣被一片白茫茫软绵绵簇拥着,怀里抱着一团小小的棉花糖。先前在马场没讨着的喜欢在这里补了回来,果然还是魅力无限。他隔着层叠的起伏的白浪向黑瞎子喊道,“你快过来——”

 

黑瞎子站着没动,有一只羊凑到他身边,用头去拱他的手。他伸手捏了一把柔软蓬松的羊毛,又摸了摸它的耳朵,朝着羊群中心开口,“解雨臣。”

 

解雨臣抱着小羊笑得很开心,在阳光下好看得惊人,他没听见黑瞎子喊他,只看见他站在原地,便又催道,“你往前挤一挤——我跟你说我手里这只小羊特别可爱,你快过来——”

 

黑瞎子突然笑了,他依然没往前走,只是双手围成喇叭,大声回答,“解雨臣——”

 

这次对方听见了。他第一反应是又出了什么事,愣怔了一下,顺势要把小羊放回地上出来看。但下一秒黑瞎子继续向他喊,“别动——”

 

他于是没动,有些紧张地等待着下一句话。小羊在他怀里打了个喷嚏,耳朵竖了起来,还蹭了他一下,黑瞎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在羊群中打转。循着声音,羊群看向他,怀里的小羊看向他,解雨臣也看向他。

 

他听见黑瞎子喊道:“我看见你了——”


fin.


小羊🥺尊的可爱

评论(6)
热度(4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