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岁不知春疯狂love司岚冕下:

万万里跋涉后,退至相逢

失意与荣耀、落拓十年中

献予时光长歌一首,信仰同岁月相拥


【0529叶修生贺——半道英雄合札|终宣】

主策:@朝岁不知春 

协策:@舒一 

文案:@舒一 

题字:@万鲸成月 

美工:@栖川渊沉 

剪辑:@Bored to death. 


参札人员:

@山水见 @舒一 

@鱼粮味杭哥(接单中) @万鲸成月 

@奄才 @昼舒清川 

@火中取勺 ...

【罗路】May it be

👉丧尸au

前文1 2 3 


路飞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除了个别几个新进队伍的队员,其他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至少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Joker——也就是多弗朗明哥的那些有的没的事几乎所有幸存者都会知道,也就是最近几年他销声匿迹,这个名字才出现得不那么频繁。


至于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众说纷纭,虽说第一次病毒爆发不一定和他有关,但在这之后,在灾区人类艰难求生的时间里,他却在实验室以一种惨无人道的方式研究病毒,具体情况早已封锁,只知道这些实验很大程度上加速了病毒的演化和扩散,让感染者成几何倍地增长。在基地的档案里,他被归在了...

-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

【黑花】寒梅著花未

新年快乐🍾️


*

“当时我就住在这院子里了,对面那条街上有典当行,有钟表店,还有家古董店。原本我们都不爱去那里,古董么,店里都灰扑扑的,有的地方还怪有点儿吓人。那一次叫是突发奇想进去看看,我们姊妹几个认识的钱老板不在,只有个穿黑衣服的人坐在柜台里边,突然站起来的时候还把我们吓了一跳,好像就是你这个人吧,不过到现在,他怕是已经去了吧。”


解雨臣听着愣了愣,把手里的照片收了起来,他本来是想随便打听打听,没想到刚拿出来就听了这么个故事。他不由失笑,这家伙顶着张天地不管的脸,几十年如一日,偏偏说话做事那叫一个特立独行,像是生怕谁记不住他一样。


他不免有点愤...

-

春夏秋冬风 依次抚过我发端


百分百大失败复健......这个合集都要发霉了

-

进行一个2021年的总 希望图没裂

【黑花】一眼

今晚不是平安夜

-

01


我们到北京的时候,又是霾天霾地。站在路口,我和胖子打开手机,习惯性地去找滴滴,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又把手机合上了。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天,附近好像也没有什么司机在接单,黑瞎子微信一直不理人,我和胖子在原地跺着脚,就回头看向闷油瓶。


他来北京的次数其实没有我们俩多,但方向感这件事可能是天生的。我和胖子在这件事上还算是可以吹上一嘴,不过和他在一起就像两个指南针围着吸铁石乱转。


他抬腿就走,我跟胖子赶紧跟上,否则就有掉队迷路的可能。也不知道在一片茫然里走了多久,多少次和北京的路墩和石墙擦肩而过,最后总算是到了黑瞎子那四...

-

莫上玉楼看,花雨斑斑。四垂罗幕护朝寒。燕子不知人去也,飞认阑干。

回首几关山,后会应难。相逢衹有梦魂间。可奈梦随春漏短,不到江南。


确实进行了一些过久没有写字拍照的小品展示

1 2 3 4 5 6 7 8

© _将离 | Powered by LOFTER